粤港企业促进会在香港注册时

2018-07-08 01:13

梁堂振称,社团没有为民众服务的能力,也就没有生命力。为社会服务不仅是社团的生命基础,也是唯一的出路。他说:“我并不否认成熟的社团有所谓的“管理”功能,比如国外的学校可否授博士学位是协会承认,而不是教育部给的“配额”。这就表明社团服务到家,自然有人接受社团的服务指导,社会就会加入社团服务系统规范,遵守社团的资源互补与共享管理制度和服务标准,以便在和谐沟通的系统中享受服务质量,以保障并期望得到更好的服务,这就构建和形成了社会服务管理机制。”

中新广东网广州9月14日电 (记者 索有为) 当创新社会管理成为时下中国的关键词,社团在社会中如何作为亦成为此间坊间热议的话题之一。14日,粤港企业促进会主席梁堂振博士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社团的使命在于社会资源沟通,社团能独立搭建或协助政府搭建服务社会的资源沟通平台。

对于一些专家提出的“社团的作为主要依靠政府支持”的观点,梁堂振表示,粤港企业促进会在香港注册时,政府只给了一张纸,即警务处的备案。这无非是在发出警告,社团组织活动不能妨碍公共秩序,并遵守非牟利规定。

梁堂振认为,社团的作用关键在于社团的社会服务定位。如现在内地的企业工会,仅充当业主的“管理助手”。其实,工会的基本作用是维护工人利益,如最低工资等劳动权益应该由工会向政府提出诉求,而不是政府要“主导”社团执行指令。这样做,社团不但失去其主旨,政府还“吃力不讨好”。

梁堂振分析说,西方传统社会学认为:社团分两种类型,互利性与公益性。在现今社会中,互利性与公益性是可以沟通的,特别是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体制下,中国的社团能独立搭建或协助政府搭建服务社会的资源沟通平台,维护社会公平、促进社会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