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用‘运五’飞防

2018-09-10 18:21

10公斤药配上10公斤尿素和175公斤水,装在一个大白桶里,工作人员用一根管子连接药桶和飞机药箱,打开高压泵,将配好的近200公斤药液抽入飞机药箱内,再通过飞机上的泵将水箱中的药液抽到飞机下方10米长的喷杆中。

(天山网,

当日,记者上飞机进行了体验,短短10分钟的行程,颠簸感就让人吃不消,走下飞机感觉腿软、恶心,而现场工作人员一天最少要飞25个来回。

由于特殊的自然条件和历史因素,首府人工造林多选用杨树、柳树和榆树,这也为春尺蠖、杨梦尼夜蛾等食叶性害虫的发生和蔓延提供了条件,对首府生态环境造成威胁。

飞机作业防治对象主要有食叶性害虫(春尺蠖、杨梦尼夜蛾、桑褶翅尺蠖等)、刺吸性害虫(蚜虫、红蜘蛛、叶蝉等)和蛀干性害虫(榆小蠹、吉丁虫、青杨天牛等)。这些害虫主要危害榆树、杨树、柳树等。这几日幼虫大多处在2龄,是防治施药的最佳时机。

首府自1993年开展飞防作业以来,一直使用的是“运五”小型运输机,崔万锋说,“运五”对起降场地要求较高,必须要在机场跑道起飞,受限大,飞机据树梢最低高度要达8至10米。而r44型直升机机身小巧,只要有一块空旷的平地就能起飞、降落,飞行过程中可自由调头,作业精细度更高,并且飞机据树梢高度最低可达5米,能使药更好地附着在树木上。

市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局测报科科长穆朝蕊说,首府周边荒山造林点、农田防护林等区域树体高大,防治通道交通不畅,林地虫害发生面积相对较大,进行人工防治难度很大,而飞机防治喷药均匀,药物残留少,雾化效果好,灭虫速度快,能短时间内完成地面机械难以或无法完成的防治目标。

直升机停靠后,工作人员休息片刻又开始配药、装药。今年飞防喷洒的药物选用的是生物制剂苜核·苏云菌,对人畜无副作用,对土壤也不会造成污染。

在雪莲山旁100平方米的平地上,停着一辆载满水的洒水车和一架r44型直升机,直升机看起来和水车大小相当,“这是新飞机,第一次用于乌市飞防作业。”四川美联华邦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地面保障人员崔万锋说。

“一个月前,我们还用灯诱、糖醋盘、涂白等方式对春季害虫进行了物理防治。”穆朝蕊说,有了前期的准备工作,这次飞防效果将更加明显,荒山造林地、公园、陵园、苗圃、次生河谷林、农田防护林等区域都将通过飞机防治害虫。

“以前用‘运五’飞防,要连续工作10天~15天,现在改用直升机,5天就能飞完。”市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局测报科科长穆朝蕊说。

了解更多通航资源,尽在通航资源网(www.garnoc.com)

“喷杆上分布着28个喷嘴,当飞机到达指定地点上空,打开喷嘴,药液就会呈扇形喷洒出去。”穆朝蕊说,飞机每架次防治面积在600亩至800亩,相当于10个足球场。今年飞防总面积在10万亩以上,红光山、水磨沟区荒山、燕儿窝古树林、乌板乌水景观大道、乌拉泊林场及次生河谷林等区域是今年的防治重点。

0荐闻榜

5月4日9时许,罗宾逊r44型直升机刚从种苗场飞防完返航,停靠在雪莲山平地上加药,从早上7时首飞,两小时内已经连续飞了4个架次,和每天25个至30个架次的总作业量相比,这一天的飞防工作才刚刚开始。

进入4月以来,细心市民会发现树上出现了“吊死鬼”和被啃食有缺损的嫩叶,这个“吊死鬼”就是食叶害虫春尺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