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就是抱着暖暖的余婷想要睡觉

2019-04-19 11:52

最初,我还是挺遵守诺言的,真的就是抱着暖暖的余婷想要睡觉,非常完美,可我真的睡不着啊。因为余婷那光滑滑的长腿搞得我把她越抱越紧,于是我连哄带骗的,把余婷变成了一个赤精精的可人儿。我不知道是我天生就喜爱乳房还是余婷的乳房长的真的很漂亮,总之,打那以后,只要是和余婷独处,她的乳房就成了我唯一的贪恋。

余婷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坐在床上的,她站在我的对面。我把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由于余婷个子挺高,因此我是把头埋在余婷乳房的下半部分的。这个镜头在外人看来很像刚刚生下来拱来拱去抢着吃奶的小猪。本来我是想在女人的怀里好好伤心一下的,但是我没成功,因为余婷软软和和的胸部一点都不让我伤心,反而让我冲动。

那一天,余婷也看出了一点端倪,在我伏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甚至有点严肃的警告:只能碰碰,不能放进去哦!我很郑重的答应着:就蹭蹭。但我的身体已经开始用力了。余婷已经痛得几乎跳了起来,头重重的撞了一下床头的栏杆。她有点哀求的说:别弄了吧 开玩笑,换谁到这个份上能不弄了啊,于是我开始抽动。一切沉寂后,余婷有点委屈的说:出血了,我还喘着气,说嗯。那时我还不知道,我是一个多么幸运的人啊,幸运到可以被别人嫉妒或者仰慕。因为,我先后的两个恋人都是处女。是的,处女一种在当代越来越稀少的物种。

由于那天下午没有课,于是心情败落的我把余婷叫了出来,在那间出租屋里告诉了她这个令人心碎的消息。余婷的表现很淡定后来她对那天的淡定是这么解释的:那时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别人丢了东西凭啥让我伤心啊?我靠,咋就没一点同情心呢。

于是我把余婷放在床上,一边吻她一边脱她的衣服。余婷问我:你要干嘛?我说:睡觉。你让我在被窝里抱抱你。余婷想了想说好吧,我自己来,我怕你有坏心。于是余婷自己脱掉了外衣迅速的躲进了被窝里。

和当年和若美在一起的情节一样,不久我和余婷又来了第二次,不过,这一次余婷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买一盒避孕套。原本我认为这只是个小小的任务,但走到药店门口我才知道,这个任务对我来说有多么艰巨。那一天,我在药店门外磨磨蹭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烟都连续抽了3根。才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一进门,一位40岁上下的女人就问我要什么。我没好意思回答她,直接走到了买计生用品的柜台。指着一盒价值5元的避孕套说,给我拿一盒。然后迅速地付了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出了门。

那天是5月28号,一个听起来挺吉利的数字,可是却让我倒了一次霉。因为那天我中午回学校的宿舍拿东西的时候发现我一直挂在床头上的一个包不见了,而那个包里装的是我当时所拥有的最贵重的物品照相机。我问遍了宿舍里的同学,他们都说没看到。

不过那天余婷现实的表现和她的这个说法不同,她对还在唉声叹气的我温柔的说说:来抱抱你,别伤心了,宝贝。那时余婷还不知道,正是这句话,彻底结束了她守身如玉的生涯。

由于这期间我很少回寝室,因此我连这个包是什么时候不见的都无法确定。在前思后想了一大圈后,我终于承认了我的相机被人偷了,不是别人,就是我们寝室的室友我靠,我真傻啊,我只知道女寝有小偷,而且是寝室里的室友,没想到我们男寝也有啊。我他妈的比祥林嫂还傻啊。